關於部落格
Vietnam BLOG
  • 1820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以喜樂來迎接多極認同

當今複雜的全球化過程,資本、人力流動已經逐漸變成常態,而這也造成傳統認同特定疆界內部群體的困境:我們真的祇能認同「一個」地方嗎?當然不可能了,出生、長大在加拿大的台灣人,仍可回台工作;同樣地,出生、長大在台灣的人,也會去中國工作,甚至在當地落地生根,「光明正大地」成為中國人。到此為止,我們十分樂於認同想要回去認同中國的「外省人喜悅」。但是兩個重要問題必須說明:誰是「外省人」?為何「外省人」必然跟中國認同連結? 到底誰是外省人 在目前台灣的族群論述上,有一個類別叫做「外省人」(新的中小學課本叫「新住民」),但所謂的「外省人」是誰呢?是那群佔據國民黨、親民黨、新黨高位的人士呢?還是娶原住民女子、一直被國民黨統治階層所排除的低層老芋頭呢?是一九四五年以後從中國來台的那群人呢?還是他們生的子女、孫子女都是呢?這個名詞,反映的祇不過是一九四五年以來國民黨統治所創造的分類,透過此名詞而來鞏固所謂「中國」認同的優越想像,並且透過實際的政治運作,例如父死子繼的國民大會代表、有省籍名額分配的高普考,來確認其統治的「優越性」;相對於此名詞的「本省人」則被建構成「低劣、沒水準、搞台獨叛變」的劣等族群。但實際上這種優勢的外省人祇是「虛擬的」、「建構出來的」,因為大多數的老兵、榮民,是被排除在「我們外省人」之外的,祇有在政治上需要利用時,才被召喚進來。 這樣的二分論述,使得虛擬外省人被召喚去認同虛擬的中國,在此同時,其他的可能認同也被排除,以便牢牢綁住虛擬外省人與虛擬的中國認同。總統大選後,移民成為(虛擬)外省人之間的熱門話題,有人說「這表示他們正進一步從台灣身份中解放,不必非以台灣為唯一的家不可。」   被中國認同綁住的虛擬外省人 我很同意我們可以不必以台灣為唯一的家,但是這並不表示此群虛擬外省人就是準備開展對中國的重新認同。如此的論述,祇是要繼續把虛擬外省人指派到中國認同,以便跳離台灣認同而已。但是可別忘了,這群想移民的人,可能並不是對中國認同,而是想去認同美國、澳洲、加拿大,去問問移民公司就知道了。有些娶了越南新娘的「外省人」,可能想的是如何在越南賺錢,而非成為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透過排除其他可能的認同,虛擬外省人再度被綁在中國認同的魔咒中。 一中的魔咒緊緊框住某些統派人士的思路,使得他們沒辦法看到台灣社會的異質性。假如承認政治認同是流動的、多元的、歧異的,那麼此邏輯就可以推論到所有的人(包括「本省人」、「外省人」、「原住民」與「新移民」),都可以認同世界上各個地方或政治領域,而不是祇能認同中國。 過去十幾年來,台灣有大量的東南亞婚姻移民以及跨國移工,加上原住民、平埔族,社會的組成多元而複雜。但是在目前的族群論述,台灣有的祇是「台獨」與「外省人」,沒有雜種的芋頭/蕃薯、沒有老莫第二個春天的老兵|原住民、沒有苗栗|印尼的客家、沒有芳苑/海南的台客|陸娘。台灣社會被媒體建構為兩極團體,看不到台灣非常雜質的社會背影,也因此台灣/中國的二元論述無法被超越。   開啟更有意義的身份政治討論 中國政府令人可恨之處,不在於他所提供的條件不夠優厚,而是他祇允許一種論述的存在,也就是「一個」中國,並且壓制其他所有可能的論述。認同中國的觀點,在台灣社會是被允許,且可公開討論的,但是我們可否在中國提出認同台灣或日本的觀點?我們可以尊重喜歡中國統一論述的人,但是我們卻無法忍受台獨論述被片面排除。 那為何不是建構一個更進步的多極論述呢?假如自由認同中國的論點可以被尊重,那麼我們也應該要尊重同意這樣的論點:我的老婆是越南人,她希望將來能回去越南定居,我也希望我自己將來可以自由進出台灣人──越南人的身份。順著這樣的邏輯,可以開啟許多有意義的身份政治討論。 有一位「在日本」的朋友,他們全家在一九六○年代搬到日本,但是台灣跟日本終止外交關係後,日本政府要他們選擇:日本人或無國籍人,不再能做「中華民國人」。後來他的父親決定做無國籍人。這個例子有幾種可能的意涵:   台灣人的喜悅多極認同 一、多元認同碰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做為一名政治認同流動的人,他可否有多重政治認同?假如同意多極認同的概念,那麼我們應該就會同意雙重國籍的存在。但是這樣的政治架構,如何與目前以單一國家/國籍為單位的國際政治體系搭配呢?我們發現,有越來越多的國家承認雙重國籍,例如在紐約的多明尼加人,可以選出他們的代表回國參政。那我們是否可以允許這樣的雙重公民身份存在呢?我是傾向贊成。 二、但接下來的問題是:可否同時擁有兩個敵對國家的政治身份?假如鼓吹現在的「外省人」可以自由去認同具有「豐富文化與社會內涵」的中國,卻不管台灣與中國是否處於敵對狀態,那麼當一九三七年發生的中日戰爭時,取得日本身分、協助日本統治的中國人,皆不應該被指責為「漢奸」,反而應該讚美他們的「身份解放」。這樣的極端論述是有問題的。 三、那些自由去認同日本(或中國)的人,他們與台灣社會的公民社會關係,要如何處理呢?他們可能在日本(中國)已經住超過十年,沒服過兵役、不在台灣繳稅十年,也不打算回台定居了,那麼他們仍然有選舉、被選舉權嗎?假如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公民政治的疆界何在?一個公民社會的責任與義務是對等的,這部分恐怕不是「自由認同中國」就可以解決的。 魔盒已經打開,就讓我們喜樂迎接彈跳出來的多極認同議題吧!★(新新聞 http://www.new7.com.t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