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Vietnam BLOG
  • 1820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台越跨國婚姻 雙方都在賭

們是這天結婚的眾多新娘的親友,天沒亮就摸黑搭巴士從鄉下趕來的;中午看完女兒結婚,就得回鄉去。 三天前相中 就拍婚紗照 安靜的喜宴 融合的起點 車門開處,來自基隆、卅六歲的小周,體貼地扶著三天前剛相中的越南妻子下車,隨著攝影師的指示,喜宴前緊抓時間在公園裡拍婚紗照。一切都這麼井然有序,打光的,拍V8的,照相的;還有專人送來越南婚禮不可缺的「六禮」:烤得焦黃金脆的乳豬、大串檳榔等等。 不論「同梯」大喜的新郎,除了台灣人,還有來自新加坡的華人或是韓國人,各方不同語言的親友分享一個喜宴廳,共用舞台上的高高疊起的玻璃杯以香檳豪氣淋下的儀式,胡志明市的婚姻相關業者都能應付自如,他們早已分工精緻而訓練有素。 跟著兒子來娶親的周太太滿意地看著媳婦,掩不住的喜悅帶著擔心:媳婦一句中文都不會,「和伊都講不通咧,想要疼也不知要怎樣疼喔。」她說,她只得先把手上的金錶和玉環脫下來戴到對方身上,肢體語言比較快啦。 不論如何,一場雙方家長極少交談的喜宴,只是跨國婚姻路上融合與磨合的起點。 夫尋逃妻 一個月好幾件 妻防家暴 人手一本手冊 「為什麼這些新娘看起來並不快樂?因為伊嘛真驚,不知嫁到的,是熊還是虎?」 在駐胡志明市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小禮堂裡,處長吳建國正為四十多對台越聯姻的準新人舉行「集體面談」-一對一面談早已不堪應付。他國、台、越語夾雜地耳提面命,駐外官員竟成了婚姻指導者。 他引用的是最近一期外國女性雜誌報導越南新娘來台的標題,不快樂的新嫁娘面對的是一場人生賭局。 其實,世上每樁婚姻都難預知結果,只是快速決定的跨國婚姻,更少的資訊,更大的鴻溝,「男女雙方都在賭。」吳建國說,受委屈的台灣郎也不少。辦事處佈告欄上,密密貼著台灣各地法院寄來,通知返鄉不回的越南配偶出庭或判決離婚的公文書,就貼在陳由豪、朱安雄等通緝犯的相片旁。這樣的公文一個月要接好幾件,還有台灣老公打電話到辦事處,要求代尋逃妻。 正巧,七月中旬這幾天,越南大報「青年報」連續四天用了全版的篇幅,報導越南女子段氏日玲在台灣受盡凌虐的事;電視台跟進。吳建國得盡力為台灣形象奮戰。工作人員搬來內政部剛寄來的越文版「家庭暴力防治手冊」,發送給每一對準新人,越南女孩掩嘴輕笑了起來。 就這樣,在小禮堂牆上阿扁總統玉照的注視下,又有四十多名南洋女孩成為他的子民。 機場見面 護照就交老公 也有溫馨 公婆陪讀家教 提著一卡皮箱,印尼女孩阿雲獨自搭機奔台郎。在桃園中正機場,她連忙打開老公買給她的手機,用惡補一個月的國語對等在外面的老公喊:「想不想我?我是白色的,衣服和褲子……」彷彿幾個星期不見,老公可能忘了她長相似的。 一見面,老公對她說:「妳的護照給我,我幫妳收著,才不會丟掉。」阿雲那時沒多想,如今才明白:老公是怕她跑掉。 跨海到台灣,台灣新郎和外籍新娘,考驗才正開始。語言和不信任是其中嚴苛的幾項,跨越了障礙,幸福也就不遠。 嫁到嘉義縣的華裔越南姑娘錦翠是許多「在台越僑」同鄉羨慕的對象,不只是她老公是「呷頭路的」、她公公蓋的hinoki(檜木)小木屋多麼美麗,還有她的婆婆會陪著她上識字班,陪讀還兼家教,結業時全家對她的支援還得了縣政府頒的「溫馨獎」。 年輕的婆婆高淑珍說,錦翠剛來只會說「爸爸,媽媽,吃飯」;要教她什麼,都要「表演給伊看」:電鍋的水要放到這個刻度,米要量幾杯。騎機車載媳婦到超市現場教學,認「特價」兩字,告訴錦翠:「那是比較便宜,可以買的意思」。 「大概半年,外籍配偶就能說、能聽了。」嘉義縣民和國小校長江連君觀察。電視偶像劇大概是最大功臣,電視是無親無故的外籍新娘的最佳生活良伴,對白加字幕,就是「語言教學」;但要能上醫院填掛號單、到銀行匯錢,學會書寫和生活技能,得兩三年。 「坐月子時,婆婆天天煮麻油雞,可是我只想吃越南酸湯和鴨仔蛋。」在識字班,從薄遼省來的阿金和同伴偷偷交換辣椒粉和魚露,「我老公嫌魚露臭臭。」種種文化鄉愁,許多婆家是看不見的,只得「新娘」自己排解。 有腳的商品 多半被禁足 給她們空間 不要沒信心 禁足,是部分外籍配偶在台灣常遭遇的生活難題。在都會區,禁無可禁;但愈到鄉村,禁足愈見嚴重。 南投縣中寮鄉龍安村村長廖振益說,村裡活動總想要邀外籍媳婦來「打成一片」;可是,她們的「侍大人(公公婆婆)」不愛她們和外人「摻作伙」,會「學壞了了」。廖振益忍不住牢騷,好心去家裡邀她們,老人家就念:「到時伊跑掉,你是要賠一個給我兒子做某嗎?」 「外籍新娘是有腳的商品,老公多半怕她們跑掉。」清華大學社會研究所畢業生沈倖如在她對外籍配偶的研究論文裡這樣描述。不少娶了外籍配偶的台灣家庭,對於外籍配偶的人際交往,有深深恐懼,常把外籍媳婦「學壞」(變得不好控制)看做是她們成群結黨、相互教導的結果。 南投縣竹山鎮上,老牌仙翁茶行這兩年賣起越南咖啡,茶與咖啡的調和,就像茶行的檳榔攤兼賣越南河粉一樣自然。老闆娘翁媽媽為越南媳婦和同鄉友伴開起的小生意,不意成了附近越南小姐和台灣老公的「同鄉會」聚點。識字班下了課,幾個越南太太騎機車,就來吃河粉,唱個十元投幣的國台語、越南卡拉OK再回家。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你的笑容那樣熟悉。」拿著麥克風,來自越南西寧省的阮氏鮮,把孩子交給老公,唱起她最愛的鄧麗君的歌。廿出頭,正是台灣美眉愛唱愛玩的年紀,阮氏鮮也一樣。 「要給她們空間適應新故鄉,讓她交朋友-台灣男子漢不要沒信心。」大家喊她「台灣媽咪」的翁媽媽說,這些新娘只要得了她們的心,「你要趕她,她也不走了。」而且,「她們若呷意,就把我家當成『台灣娘家』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