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Vietnam BLOG
  • 1823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靠陪笑陪酒掙錢,台灣"越南新娘"處境艱難

「越南新娘」色情陪酒 近年來,台灣島內一些解決不了婚姻大事的大齡男子,通常喜歡娶一個「越南新娘」。因為在許多台灣人的印象中,越南姑娘是既溫柔又可愛的女性的代名詞。不過,在台灣北部一些地區的色情場所裡,一些老闆竟然利用這一點作為招徠顧客的「噱頭」——只要客人們肯花錢,就有「越南新娘」陪著唱歌、喝酒、跳脫衣舞,甚至是玩「愛侶遊戲」。 台灣媒體報道說,近一段時間,這種打著「越南新娘」旗號的色情活動,開始在台灣北部地區流行起來,並美其名曰「越南之旅山中傳奇」。據台灣記者的暗訪,僅在台北縣三芝、林口一帶,就至少有十多家鐵皮屋式的「越南新娘」酒家。 這些「鐵皮屋」每天下午2點開始營業,幾十名越南籍女子,身著越南傳統服飾坐在櫃檯前,等著客人挑選。由於這些酒家提供的各種「服務」的價格比一般酒店低,同時又充滿「新鮮感」,因此生意「好得不得了。」而這些來自越南的女子,在台灣的時間起碼都有二、三年了,所以她們與台灣客人「溝通」起來,幾乎沒有任何困難。 脫貧方式五花八門 據經營這些「色情酒吧」的老闆們私下透露,這些店裡共有三、四百名「越南姑娘」,她們大多家境清貧,原以為嫁到台灣會對家裡有所幫助,但沒想到來台灣後,卻發現娶「越南新娘」的台灣「王老五」們多半也是困難戶,沒辦法,她們只好「下海」賺錢。 一個自稱「喇叭花」的「越南新娘」今年只有24歲,她的父母是越南鄉下的農戶,生活相當貧困。長相清純的她為了嫁給「有錢的台灣人」,5年前跟親戚借了一筆錢,到胡志明市學習中文;一年後,她現在的老公到越南找老婆,很快就看中了她。 「喇叭花」告訴記者,她的老公年紀很大,比她的爸爸還要老,可是老公來相親的時候,穿西裝,打領帶,看上去像個有錢人,所以她毫不猶豫地答應嫁給他。等到了台灣後,「喇叭花」才發現,她的老公居然沒有工作,僅靠打零時工養家餬口——這點收入,連她為到台灣而借的錢都還不上! 綽號「百合」的「越南新娘」,是在3年前嫁給一位台灣漁民的。「百合」說,她老公40多歲了,比她大了十幾歲,不過老公一直很疼她。但是,在他們生了一個小孩以後,家裡的生活越來越苦,靠打魚的那點收入已養活不了一家人。於是,「百合」在跟老公商量後,到「鐵皮屋」作了陪酒「小姐」。而23歲的「蘭花」則是另一種情況,她說,她嫁到高雄後,老公就讓她去一家工廠作燙衣服的「黑工」,一個月也能嫌1萬多元新台幣。但是,幾年來「蘭花」一直擔心著在打「黑工」時被警察抓到。反正都是打「黑工」,「蘭花」乾脆跑到了台北縣,在「色情酒吧」中幹起了嫌錢更多的「特種黑工」。 離婚率高達3成 「越南新娘」在「鐵皮屋」上班,半天可以領到約400元新台幣的「工資」——但酒吧老闆還要抽走100元。另外,酒吧老闆為了控制這些「越南新娘」,規定她們必須住在附近的「集體宿舍」裡,除了身體不適者外,其餘的人均需天天「上班」,並由酒吧派車集體「接送」。與操控色情交易的酒吧老闆比起來,「越南新娘」「賣笑」所得的收入不過是一個零頭罷了。 據稱,這種「新」的色情服務模式,在台灣早有先例。台灣不少娛樂場所,一直靠小姐跳脫衣舞或是提供「貼身服務」來吸引八方客人,只不過這次是用「越南新娘」代替了台灣或是大陸的「辣妹」。由於「越南新娘」收費較低,更吸引了不少藍領階層登門作樂。 其實,「越南新娘」涉足台灣色情業現象的背後,還隱藏著嚴重的社會問題。按照台灣當局的有關規定,「越南新娘」只要完成結婚手續,即可取得台灣的合法居留證。來台4年後,可申領台灣「身份證」。與「大陸新娘」赴台後要熬上七、八年才能取得台灣「身份證」的狀況比起來,「越南新娘」幸運多了。不過,這也讓一些「越南新娘」更不安心於他們的「台灣之家」了。 部分不滿意婚姻狀況的「越南新娘」在忍耐4年、取得台灣「身份證」之後,會盡快想辦法與丈夫離婚,或是乾脆離家出走。台灣媒體提供的一個統計數字說,近年來,「越南新娘」離婚的比例逐步提高,平均每10個家庭中就有3個家庭以離異告終,離婚率之高令人咋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