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Vietnam BLOG
  • 1820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越南華商的木藝走向世界

木藝”精緻 精彩絕倫 朱應昌的應昌公司本部,平常都是大鐵門緊鎖,院內房內,由多條大狼狗擔當看守,頗有點戒備森嚴的味道,讓來訪者不免為之惴惴。朱應昌卻認為,這些狼狗卻是他龐大家產的最克盡職守的保安員。應昌公司大院佔地有上千平方米,置身其中,眼前是多幢別致的小樓,在綠樹的掩映下略顯擁擠。古色古香的飛檐長廊、紅瓦白墻,造型上既有法式風格,又有中國古代建築特色。樓下的房門,有圓形的、八卦形的,門旁兩側,都張挂著木制的漆金漢字對聯,門板上甚至墻上都裝點著雕塑和圖畫,時時不透出這個庭院濃郁的藝術氛圍和非凡氣勢。 這裡每一幢樓的樓上樓下,大大小小的房間幾乎全是傢具和木雕作品的陳列室。在朱應昌先生的引領和講解下,我們沿著曲折盤旋的廊梯,從一幢樓轉到另一幢樓,邁過一扇又一扇門,讀著一件又一件藝術精品,每每沉迷於其精湛藝術和文化意蘊,更為其作品數量之多而慨嘆,為其造型之奇而陶醉:有小如拳頭的可愛小鹿,有大至二三噸重的巨龍;成套成套做工精美的紅木傢具擺滿多個大廳;各式人、佛、神像雕刻得維妙維肖;由樹根等變幻成的花草蟲魚栩栩如生;名家書法、要人題字佈滿多處墻壁……與其說這是一家木製品公司,不如說是一座難得一見的私家木雕博物館、一座氣勢宏大的藝術殿堂。 藝昌公司製作的不少倣古傢具,尤其是大量的木雕產品,已不單純是商品,而更稱得上是精彩絕倫的藝術作品。透過朱應昌這樣一個華人經營家獨特的藝術構思和設計,以越南的高級紅木等作原料,輔以越南工匠的高超技術,木雕藝術在這裡簡直達到了極致。這裡的產品,有各種不同的款式和風格,代表了各國各民族在一定歷史時期的產品,如中國明代、清代的傢具,法國路易十四時代的傢具等,特別是與傢具搭配的文字、對聯等,讓人從中體會到其深厚的文化底蘊和很高的審美價值。 1994年,廣西藝術家代表團曾慕名來到藝昌公司參觀。藝術家們感慨之餘,欣然揮筆留下評語:“藝魂”。一些國家的高級領導人如匈牙利前總統根茨伉儷、中國前政協主席李瑞環也曾蒞臨藝昌公司……根茨在參觀時,和夫人坐在一套中國清代款式高級坐椅上開玩笑說:“我和夫人想一直坐在這裡,不想離去。”李瑞環為藝昌親筆題詞:“弘揚古藝,民富國昌。” 回首往昔 歲月崢嶸 朱應昌先生原先僑居柬埔寨,後因柬埔寨戰亂而出走越南。往事並不如煙,深深銘記在朱應昌夫婦的心間。回首當年,這對同甘共苦的伉儷不禁感慨萬千。他們至今仍清楚地記得當時逃難的恐怖日子,更沒有忘記在西寧福田村被炮彈迫得蹲在滿是污水的坑洞裏提心吊膽的歲月……朱太太的聲音似乎還有些顫抖:“當年逃難時,口袋裏僅存下三錢黃金,那是一個逃難家庭的四口人的全部家產,當時舉目無親,根本看不到希望啊!”朱先生作了補充:“我們是從死亡之中走過來的,好在天無絕人之路。來到越南後,我們就在黎鴻鋒車站的一角給人修理手錶,買賣手錶……”在幾乎一無所有的落泊之中,朱應昌頑強地挺了過來。 15年前,越南革新開放進入起步階段,新的發展機遇從天而降。憑藉獨到的經營眼光,朱應昌在胡志明市遠郊購置了這一片當時污水浸潤、蒿草密布、蛇蛙出沒、蚊蟲肆虐的荒地,準備大幹一場。但到底做什麼好,著實頗費思量。 指著墻上用貝螺編織成的一幅作品,朱應昌意味深長地對記者說:“畫面是一個漢子張弓,正對著天上的8只飛雁。到底射哪一隻好?你必須立刻作出決定。”這幅畫頗能寓意朱應昌當年的處境。“我當機立斷,就射那一隻‘倣古紅木傢具’飛雁!”現在回想起來,朱應昌好一番感慨:“我決定轉行做倣古紅木傢具,算是走對了路,抓住了機遇。” 15個年頭,藝昌公司就這樣從零開始,從無到有,逐漸發展壯大。朱應昌的成功絕非偶然,他不僅有商家的頭腦,而且在設計製作工藝品時還帶著比較寬廣的視野,力求注入中華民族悠久歷史文化的意蘊,從而使他的產品有一種特別的魅力。 談起木雕的藝術構思,從小就酷愛藝術、文學和書法的朱應昌說:“要一點一滴地積累別人先進的意念和自己的體會,結合我們中華民族5000年的悠久歷史文化,摒棄那些腐朽、落後的東西,發揚我們祖先歷史文化的精華,並融合外國的精華來創造自己的天地……”在一張四周圍著原木椅子的寬約2米、長約5米的原木桌子前,我們看到一個雕龍畫鳳的屏風,屏風兩旁,“恭喜春回大地,同歌福到人間”的對聯赫然入目。不待提問,朱應昌開始講解:“這套傢具名為‘八仙慶會’,是借著古代美好的藝術和意念,把安居樂業的美好願望融匯到和平的境界之中。” 身為華人,朱應昌對中華文化有著深厚的感情:“我的父輩雖然遠離故土,但卻始終沒有忘記堂堂正正地把中華民族的美德,把孔孟之道、儒家思想的根留在心裏並使之得到傳承。我們要把古代與今天結合起來,面對世界,站得高望得遠,一步步地向前發展。父母給我們留下的還有一點,就是刻苦耐勞,勇於開拓的精神。我們在各自領域的發展中要分秒必爭,用毛主席的話說就是:‘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銳意進取 走向世界 在胡志明市,朱應昌的名氣越來越大,他的公司更是少有的生意興隆,前來藝昌接洽的客商特別是外商越來越多,有的大商家一次就預訂價值數萬乃至十多萬美元的貨。藝昌的木制倣古傢具以及各式木雕工藝品的銷路越來越廣,不斷“走出”胡志明市,“走出”越南,“遠嫁”其他國家和地區。目前,藝昌公司的產品在大量銷到東盟各國,銷到中國大陸、中國台灣和香港地區的同時,還開始銷售到北美洲。胡志明市黨政代表團在出國訪問前曾專門到藝昌預定禮品。藝昌的產品,還在中國北京的人民大會堂裏張挂著。由中國前總理朱鎔基與前政協主席李瑞環率領的代表團訪問胡志明市時,也向藝昌購買產品作禮品。 談起未來的發展,朱應昌不無憂慮地說,現在高級紅木原料日益稀少,作為一個生產者在應用時應懂得“節省”,以提高產品的經濟價值,這個“價值”特別體現在製作過程中的精益求精。也就是說一塊原木由於獲得精工細雕,達到最佳的藝術效果,它的價值要提高好幾倍。朱應昌談到,近年來,藝昌公司十分注重的一點是,力求使每件產品除了栩栩如生的造型外,還能體現一定的社會生活的主題,蘊含一定的哲理。如透過鷹顯示雄心,透過佛渴求安祥,透過花木求與自然的和諧……這一切,都要在藝術的不斷昇華中達到。 藝昌公司有不少產品是用被人們廢棄的樹頭樹根加工精製而成。這些被一般人認為只能當柴燒的東西,在藝昌公司搖身一變,成了高級的藝術品。如看似亂七八糟的大樹樁,經過雕刻家們在順其自然的基礎上再加工創造,有的變靠椅,有的變茶桌,有的變睡床,一副“雍容華貴”古傢具的新模樣。而在這“雍容華貴”之中,體現著自然與社會的一種新的和諧。(記者 伍建清 黃耀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